福彩快三
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 新闻动态 > 媒体新闻
媒体新闻

陕西工人报:麦梢黄了

发布日期:2019-06-04     信息来源: 陕西工人报     作者:孙文胜     浏览数:585    分享到:


陕西工人报  2019年6月4日  陕煤四版


       秦地关中的春很短暂,刚刚还冷得令人唏嘘,一个蛙跳就入了夏。周末脚刚踏进门,妻就满脸喜色地说,准备一下吧,明天去我娘家。我一愣,立时想起了“麦梢黄,女看娘,女不看娘麦不黄”这句充满人情味的关中俗语。

       麦子是乡人的朋友。迎接麦收,犹如送女出闺、迎娶嫁娘,是件纯粹、壮美、神圣的事情。关中农村看“麦梢黄”的民俗,就是迎接仪式中的一项。它蕴含着女儿向娘家报告丰收的消息,同时祝愿父母炎夏安宁的要义。
       孩提时代,每年麦子泛黄时,娘总会买来绿豆糕、大蒲扇,再提溜上梅李、甜瓜等礼品,领着我和哥哥们去舅舅家。在路上,哥哥们和娘有说有笑,我却被路旁的打碗碗花、飞蝴蝶所吸引。间或,碰上一口浅水井,还会用娘纳鞋底的线绳系上小瓶,打上甘冽的凉水且行且饮。十多里的土路,不知不觉就走到了。舅舅家单家独户住在村外,土房侧边有一棵大枣树,门口井台边有一棵大杏树。青枣碎如豆粒,但黄澄澄的杏子却在绿叶里眨眼。待娘迈过脸儿,我就猴子般攀上树杈,酸杏直吃得牙根逗不住了才溜下来。有时候,二姨、三姨家的孩子也来走亲戚,娃见娃,笑哈哈,就像把娃蛋儿打碎了,吱吱喳喳热闹极了。那晚,我们都不回家,会一块儿在舅舅家住一宿。
       月亮升到了头顶,光影里的麦子散发着幽幽的沁香。阔大的场院里,大人们摇着蒲扇,围坐在小木桌前,喝茶拉家常,我们则忙着房前屋后地捉迷藏。其情其景,很容易让人想起孟浩然《过故人庄》里的句子: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。
       夜深了,蛙声稀疏了,萤火虫的光线也黯淡了,大家才依依不舍地回屋躺下了。
       当时我一直不明白,外公外婆早已离世了,娘为啥还要年年去看麦梢黄。一日,我问娘,爷和婆都不在了,咱们怎么还来呀?娘说,父母住过的地方,永远都是不能忘记的家。于是我就想,外公外婆一定能够看见我娘的,因为他们知道:麦梢黄了,他们出嫁的女儿就要回来了。
       看麦梢黄,实际是敬畏土地,情系大爱的诠释。
       按照妻子的安排,当天下午,我就购置了瓜果礼品,单等第二天去看望老人家。翌晨醒来,薄薄的晨曦已透进窗户,远处果然传来布谷鸟嘹亮的鸣唱。
       田野里,一畦一畦的麦子,站成了夏天最美的姿势。有风吹来,垄头高大笔直的白杨舞动枝干,连天的麦棵此起彼伏,仿佛在合奏一曲波澜壮阔的丰收曲。我常常被这种恢弘和色彩所震撼,眼里满是铺麦子上场、拉新麦磨面的自豪和美好。少年时,为了几朵微小的豌豆花,我经常会伏身麦垄间。雨后的阳光潮潮的,我感觉脚底好像生出了须根,自己也变成了一株青麦子。风掠过麦稍发出咝咝的声响,那是麦子与贫瘠和干旱的抗争,是攒集着力量,朝向阳光的呼唤。
       注视着金黄的麦田,我渴望像麦子一样活得富有力量,在抗争中结出生命饱满的果实。

上一篇:三秦都市报:陕煤运销铜川分公司 举行培训... 下一篇:陕西工人报:今天,你“扶门”了吗?